終於在昨天趕完的 XDDDDDDDDDD

是說這篇的靈感我本來去年就有想寫了

結果去年來不及寫完 , 乾脆今年重寫一次 OAO

話說我好幾個月沒碰 DS 了 ( 除了上上禮拜二翻了鬼不理大冒險 1 跟 2 但是柯達完全沒出場

結果這篇一開始寫就嚇到為什麼我感覺對劇情整個很熟悉 OAOAO

不過最後還是翻了一下《吸血鬼王子》 ( 喂

然後剛剛又去翻了一下《死亡審判》 , 達倫他們發現之前柯達帶進吸血鬼山的吸血魔到底有幾個 @@

 

 

  我看著手中的紅酒,漫不經心地把玩著。

  若一切按照我的計畫走,那麼,我很快就會用到它,和架上其他五瓶珍貴的好酒了。

  這樣做真的好嗎?不,我……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。

  登時,眼前一片模糊,意識恍惚。

 

  當我回過神時,只看到一小時舉杯祝我長壽的三位王子在做垂死掙扎,其他的族人們震驚得說不話,因為試圖反抗『敵人』的都被輕鬆解決。最年邁和曾是最年輕的王子相繼癱軟倒地,只剩下一位仍不肯屈服,瞪著圍在大廳週遭的吸血魔,和被幾名紫皮膚的兇神惡煞保護著、甫上任的新王子--,眼中盡是憤恨與不解。

  『放棄吧,長箭,』我輕聲說道,『別再做困獸之鬥了。這是徒勞無功,你知道的。』

  我毫無表情地看著這位愛妻喪於吸血魔之手的王子,也許他臨死的模樣會永遠刻在我腐敗的心中。而長箭張大嘴巴想說什麼,卻連一個音都發不出便倒下——和巴黎及米卡一樣,永遠地倒下。

  三十幾位吸血魔中的其中一位走上前來,無視底下已經快暴動的吸血鬼們,準備收屍。我比了個手勢阻止他,面向賜予我新身分、對我有著期待的三位王子,右手比了個死亡觸禮,快速低語:『就算死亡,也願你們雖死猶榮,陛下。』

  我轉身迎向曾將我視如己出的眾吸血鬼,儘管在人數上佔了優勢--好吧,他們並不知道--但在手持武器的吸血魔包圍之下,仍沒有人敢輕舉妄動。我試著不避開族人們眼中快爆發出來的怒火,用我希望最公道、最客觀的語氣解釋現在的情況,包括最重要的事實--泰尼先生預言中的吸血魔王已誕生,並加入吸血魔的行列。

  語畢,我仔細觀察每個人的神情:艾拉和他的前伴侶在評估這件事的真實性,而拉登思考的樣子一如往常沉著;剛通過審判的達倫身上掛滿了傷,向身旁扶著他的蓋拿焦急地問什麼;獨眼凡內和西霸爭論著,並不時向我投來質疑的目光;史袋.惡文、派屈克.高德、雀佩拉、耶巴、普拉,每一位吸血鬼都不敢相信會被族人用這樣殘忍的方式對待,而他們最恐懼的夜晚已迫在眉睫。

  『除了在場的三十六個人,我們其他的族人還不知道這件事,』格拉達突然開口,吸血鬼們紛紛瞪著這位臉頰上有紅色胎記的吸血魔。真希望他不要說出來。

  『如果他們無法接受柯達的提議,不光是你們,甚至連我們都難逃一死。你們應該明白我們也冒著很大的風險,但只有所有人一起合作,才能確保每個人的性命無虞。』

  我注意到有幾個人不屑地哼了一聲,似乎是由巴黎、長箭和米卡所授血的那幾個。而其他人的臉色看起來也頗有不滿,看來光靠格拉達還是不夠的。

  『我知道要接受這一切並不容易,』我提高音量,『但要是我們不加入吸血魔,遲早會被吸血魔王消滅,別因堅持無謂的驕傲而丟了性命,我很難過必須殺死三位王子,但--』

  『血腥的殺人犯!』人群中突然傳來一聲咆哮,不到一秒的沉默後,其他叫罵聲也接踵而來:

  『叛徒!』

  『吸血鬼之恥!』

  『帶著你的叛徒同伴滾吧!』

  『下流胚子!』

  『你不配當我們的王子!』

  一時之間,場面完全失控,狂吼聲淹沒了整座洞穴。幾個靠近吸血魔的吸血鬼搶下敵人手中的武器反攻,更有人赤手空拳地打倒了措手不及的年輕吸血魔。我的族人們正在屠戮冒險協助我的紫皮膚表親,但我不需擔心他們是否埋怨我,這個計畫的始作俑者--因為專心殺人時是無暇思考的。

  『住手!』我怒不可抑地大喊,此時雙方都已有人被命中要害,『為什麼要自相殘殺?這樣下去,誰都別想活著離開這裡!』

  『只要在這裡殺了你們,活下來的就是我們!』

  我試著找群說這句話的人是誰。但當我看向聲音的來處時,只見一名參與計畫的吸血鬼抽出預藏的短劍,打算攻擊那名回嗆我的吸血鬼,卻一個疏忽反被制伏--而那把短劍已插進他的左胸。

  『不!賽路斯!』我悲憤交加地長嘯,此時負責保護我的吸血魔人牆開始淪陷。眼見情況越漸糟糕,我還是只能繼續喊話:『難道你們寧願死在吸血魔王的手上嗎?』

  『就算我們最後那樣死去,我們還是恪守了吸血鬼一族高尚的傳統!』殺了賽路斯的人高聲咆哮,其他人也吼著附和他。

  我已逃不開,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個個吸血鬼用各式各樣的武器指著我,然後奮力地刺下去……

 

  一陣痛楚,但不是來自全身上下的千瘡百孔,而是--我柔軟的肚皮被某種尖銳的東西戳著……等等,什麼?

  我猛地睜開眼睛,看到普蓋拿蹲在我的棺材旁邊,臉上掛著惡作劇的微笑。

  『還以為你永遠都不會醒來了。』他的語氣有些嘲諷,『達倫準備要闖野豬陣了,在那種情況下,他應該會需要所有朋友在場。你也趕快來吧。』

  他說完就離開了,我則困惑地望著眼前的一切。剛才那些--是夢?但不可能啊,晉級典禮的每件事都是那麼真實……難道這是場預知夢?這會是不久之後的未來?

  我冷靜地搖搖頭,平復心情,重新把計畫的每個細節都想一遍。我實在不認為這有失敗的可能,不,或許要把某些部分修改一下……

  我站起來整理儀容,踏出堅定的步伐前往審判會場。而腦中所想的,是計畫裡會用到的每一個通道、每一位吸血魔的配置,以及--我們吸血鬼一族的未來……

--以上文章絕無轉載,如有雷同純屬巧合

 

 

後記:因為時間上有點倉卒,所以我沒有全部認真的校稿一遍。有錯誤歡迎指正。

   作為補償之後會附上一篇 NG 版祭文,敬請期待。(迷之音:妳不要再傷大家眼睛了=囗=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☆雨.とげよう❦ 的頭像
☆雨.とげよう❦

雙倍的純真

☆雨.とげよう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