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說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這是在抄書嗎囧

雖然說是要寫他死前的場景可是……(妳已經講過了)

說真的啦鬼不理超難描寫的(比柯達還要難)

反正呢,如果真的覺得很過頭的話麻煩跟我反應一下這樣

5/19 補充:

是說我盡量把它改到只有對話一樣

因為如果對話不是字字句句都一樣我會覺得奇怪

但我可能沒有對好啦

不過有些不會改的我還是照書上的囉……



  我不敢置信的看著下墜的吸血魔王,有那麼一刻,我幾乎無法相信他就這樣死了。但隨後到來的,是勝利的喜悅,是成功的甜美,是……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字句能夠形容我心中的雀躍,但在這一刻,我終於為我所有死去的族人們報仇了!

我往平台走去,在潰不成軍的吸血魔及血寵物當中,看見了梵加、達倫、哈凱、黛比還有愛麗斯。我正要開口跟他們說話,卻冷不防的被人從後面一推--然後,我就這樣毫無防備的掉進那插滿木樁、火焰不停燃燒、致吸血魔王於死地的坑洞之中!



眼看就要與吸血鬼一族最大的敵人同歸於盡,我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、不安,反而像母親懷中的嬰孩一樣平靜。

就在我幾乎要完全放棄自己性命的那一刻,我的眼前降下了一條救生索--史提‧李訥的釘鏈!

我毫不猶豫的抓住那長滿尖刺的武器,儘管它們深深的刺進我手裡,我卻一點也不在乎--這不僅止住我的墜勢,也提供我一個殺死史提‧李訥的機會!

釘鏈在我的拉扯下,緊緊鉗住史提的右手。我看見他著急的想把釘鏈扯鬆,但我不會讓他有機會的!再他還無法做任何事時,我飛也似的往上爬,然後抓住他的衣袖,並把他往外拉。這一刻,我只想他死。

我們兩個一起掉了下去,史提恐懼的放聲尖叫,我看在眼裡,卻毫不在乎的哈哈大笑。此時,吸血魔王的護衛趕緊抓住史提空著的左手。於是我和史提兩個人,全都掛在卡南‧哈思那條手臂上,使他痛的狂叫出來。哈思趕緊往後退,避免被我和史提拉下去。

『放開我!』史提慌亂的又叫又踢,看樣子是希望能把我給踢下去,『我會被你害死的!』

『我就是要你跟我一起死!』我大吼回去。只要能夠讓這個無惡不作的惡魔喪命,就是死我也願意。

我開始拉扯釘鏈,希望哈思會痛到鬆手。

『住手!』他也吼回來,『只要你住手我就讓你們走!』

『太遲了!』我得意洋洋的大笑著,『來之前,我向自己發了兩個誓,一是殺了吸血魔王,二就是要殺了史提!我絕不是一個半途而廢的人……』

我開始更用力的拉扯,哈思痛的張大了嘴,雙眼也緊閉著,『我支撐……不了……多久了……』

『拉登!』就在我還想回話時,梵加突然朝我大叫:『不要拿你的性命跟他換,我們再找機會解決他就行了。』

『我以哈農‧歐恩的邪惡血液發誓,不行!』我惡狠狠的對吸血鬼王子吼了回去,『我已經逮住他了,我一定要他死。不要再跟我爭了!』

『你的……盟友們……怎麼辦?』哈思賣力的說道。我一聽這話,馬上停止拉扯,小心翼翼的往上看。

『史提的性命在你手裡,』他飛快的說:『你朋友的性命卻握在我手裡。如果你不放過史提,你這群朋友一個也別想活!』

『不行,』我堅決的說:『史提是個瘋子,絕不能讓他活命,讓我--』

『不!』哈思打斷我的發言,『你饒過史提,我就放其他人一命,一言為定。別猶豫了,快點,趁我還沒鬆手之前,不要在有人因此而喪命了!』

我半信半疑的思考這個提議,為了我的盟友們,這也許是最好的方法。但這樣做真的好嗎?吸血魔現在幾乎可說是完全沒有生存的希望,他們難道不會違反泰尼先生的預言,下手殺害獵人嗎?就算不會,哈凱、黛比和愛麗斯又有機會活命嗎?我知道梵加一定會相信哈思給的承諾,他認為哈思的話絕對是無庸置疑的,所以我也應該要相信。但那群吸血魔真的會這麼聽哈思的話嗎?

我痛苦的不知如何是好,我真的找不到最有效的方法。現在一定得孤注一擲,但我到底該怎麼做呢?我應該要--

『還有他的性命!』達倫叫著打斷我的思緒,『放過鬼不理,不然--』

『門都沒有!』史提狂吠回去,『惹人厭鬼不理非死不可,我不會饒過他的!』

『別笨了!』哈思也狂吼著,『不放過他你也活不了!』

『那我寧願死。』史提冷笑著。

『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!』哈思刻意壓低聲音,

『我知道,』史提也輕聲的回答,『我會放其他人走,但鬼不理非死不可!誰叫他說我是個邪惡胚子。』他怒視位於下方的我,我也毫不客氣的瞪回去,『如果非和他一起死的話,那我願意--管他會有什麼後果!』

哈思瞪大眼睛、張大嘴巴、不敢置信地看著史提。我不去理會那兩個瘋子,慢慢的把視線轉向我的夥伴們。雖然我不太確定哈思跟史提那番話是什麼意思,但有件事是我們都非常確定的--如果我非要拉史提一起死,那麼我的同夥絕對活不了。但我不可能眼睜睜讓我的朋友們就這樣白白死去,但如果我順著史提的身軀爬回安全地帶,他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。

換句話說,我只有死才有可能拯救其他人的命。

他們也都知道這一點。我們無法阻止我的死亡。想到這裡,我不禁猶豫了。即使吸血鬼的血液在我身體中兇猛的告訴我,就這樣死了才是最好的方法,但我還是無法下定決心,畢竟生命不是想死就死、想活就能活的。

此時,我看見黛比哭倒在達倫的懷裡,淚水止不住的流下來。達倫則努力的安慰她,這一幕不禁讓我想起了……艾拉……

突然之間,我不再那麼猶豫不決了。要死就死吧!這樣就能挽回夥伴的性命,也能見到艾拉了……

『看來我們得分道揚鑣了,陛下。』我開口對梵加說道,

『是的。』他哽咽難言的回答。

『我們一起度過了許多美好的時光。』我輕輕的說,

『不,是最好的時光。』梵加糾正我。

『回到吸血鬼山之後,你會在大廳裡讚美我,舉杯敬我,哪怕只是一杯清水也好嗎?』

『我會喝光一整桶麥酒來敬你,』他信誓旦旦的說,『還會高唱死亡之歌,唱到嗓子啞掉為止。』

『你還是那麼愛走極端啊!』我笑著說,隨後把目光轉向我的助手,『達倫。』

『拉登。』他回答我,這是我第一次聽見他說話這麼空洞。我也看的出來,他現在非常的不安。

『快點!』哈思大叫,『我快要抓不住了,只要再過幾秒鐘,我就--』

『幾秒鐘就夠了。』我一派從容的回答,絲毫不在意死亡所帶來的威脅。接著,我微笑的轉向達倫:『別讓憤恨左右你的生命。你們不需要為我報仇。做一個心靈自由的吸血鬼好好活著,不要變成一個被復仇沖昏頭、扭曲變形的怪物。絕對不要像史提或R.V.這個樣子。如果你變得和他們一樣,我再天堂的靈魂是無法安息的。』

『你不希望我殺了史提嗎?』他不敢置信的問道,

『當然要想盡辦法把他給殺了!』我大吼,最後一次在心中埋怨達倫的理解能力。『但是,不要把你所有的心思全放在這上面,不要--』

『我……再也……抓不住了……』哈思氣喘如牛的說著,汗如雨下。

『你可以放手了。』我不帶情緒的回答。然後我最後一次的看了看我的朋友們,隨後把目光轉向洞頂。但此時,我看到的是一望無際的蒼穹、是遠在天邊的極樂世界、是我所有死去的親朋好友、是……妳……艾拉……

『吸血鬼之神啊!』我大吼一聲,『就算死亡,也願我雖死猶榮!』

話語還環繞在洞中,我變放開緊握釘鏈的手。看著下方那燃燒著火焰的樁子,我絲毫不畏懼。儘管痛不欲生的烈焰和尖刺使我痛苦的大叫,我也沒有任何恐懼。因為……我就要……見到……妳……了…………



是說終於在鬼祭的前一天打完了,肩膀好酸 囧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☆雨.とげよう❦ 的頭像
☆雨.とげよう❦

雙倍的純真

☆雨.とげよう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