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時間校稿了 ...  ( 汗 "

 

  火車站上,出現了一個高挑的女子,身邊沒有任何行李,只有急切的目光,不知道在搜尋著什麼。

 

  彩霞的光輝散佈在小鎮的每個角落,預告了夜晚的來臨。那些還逗留在街道上的孩子,一個一個往溫暖的家裡走去。

  『思筠,我等一下可以到妳家吃飯嗎?』一個綁著辮子的女孩,興奮地問著身旁的朋友,

  『當然可以啊。』留著妹妹頭的女孩笑答。

  『只有夜琴可以去喔?思筠,我也要去啦。妳媽做的菜超好吃的。』另一個紮著馬尾的女孩哀怨地說道,

  『雨荷,妳當然也可以去啊。』思筠連忙安慰雨荷。

  也許是太專注於和朋友的對話,以至於思筠完全沒發覺前方有人,一不留神,便撞了上去。

  『思筠,妳沒事吧?』夜琴緊張地問道,

  『赫凡陽,你走路不看路的啊?』雨荷氣憤地質問,

  『是誰走路不看路啊?明明是狄思筠自己撞上來的。』和思筠相撞的男孩不悅地說道,隨即離開。

  『赫凡陽!你給我站住!』雨荷朝凡陽大吼,但後者卻連回頭的意願都沒有。

  『雨荷,算了啦,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他的。』思筠站起來,拍拍身上的塵土,『走吧!去我家吃飯!』

  三個女孩有說有笑地走了,而另一頭的男孩仍是有滿腹的不快。

  『凡陽,時間不早了,再不回家,火旺他們會擔心的。』雪芝麵包店的老闆娘原本還在跟鄰居聊天,看到凡陽經過,便出聲提醒他。

  『回家?那算什麼家?』凡陽在心裡暗暗說道,但他只是向老闆娘隨便點了個頭,接著又繼續走向他的秘密基地--翠秋山。

 

  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。凡陽坐在草地上,望著眼前寬闊的小鎮。他總是在這裡,整理自己凌亂的思緒。

  他沒有忘記老闆娘跟他說什麼,但他已經不想再面對孤兒院裡那些令他厭惡的面孔。如果有父母該有多好?如果他沒有一生下來就被遺棄該有多好?如果至少,能夠見到父母一面,那該有多好?凡陽在人群中總是扮演堅強的角色,但只要一想到這些事情,他就無法阻止淚水從臉龐滑落。

  『爸爸……媽媽……你們現在在哪裡做甚麼呢?』凡陽對著星空拋出自己的疑問,但是閃爍的星星卻無法有所回應。

  『喵……』凡陽正起身準備回春風孤兒院--畢竟他也沒有其他地方可去--卻忽然聽到草叢裡傳來貓叫聲,

  他一臉狐疑的撥開草叢,只見裡面有隻雪白色的母貓。她有著深褐色的右前腳及淺褐色的尾尖,腰部還有棕色斑點。琥珀色的眼珠裡是滿滿的恐懼和不安。

  『小貓咪,你怎麼了嗎?是不是跟家人走散了?』凡陽彎下身子抱起小貓,而小母貓只是又害怕地喵了幾聲,眼神飄向不遠處的樹林。

  凡陽順著母貓的目光望過去。只見一隻面露兇光的大狗瞪著他懷中的小母貓,想撲上來卻又不敢靠近。

  『不好意思,你今天沒有晚餐了。』凡陽朝那隻狗大喊,接著便帶著小母貓走向山下--他的家。

 

  『媽,我回來了。』思筠一進門就朝廚房大喊:『今天夜琴跟雨荷也要來家裡吃飯喔!』

  『喔,這樣啊。』思筠的媽媽端著菜,從廚房裡走出來,『對了,思筠,幫我招呼一下客人。』

  『客人?』思筠這才注意到,客廳裡坐著一個陌生的面孔。而那位客人似乎注意到思筠在看她,便朝門口的三個女孩點了點頭。

  夜琴把嘴湊進思筠耳邊,『思筠,她是誰啊?』

  雨荷跟著點頭道:『好像從來沒看過她耶。』

  但思筠只是聳聳肩,『不知道,我也沒看過她。』

  『思筠!夜琴!雨荷!吃飯囉!』思筠的媽媽像是把三個女孩都當成女兒似的,親切地呼喊她們。

  而那位神秘的客人,也跟著坐到飯桌前。

  『淑梅,妳很久沒來了吧?』思筠的媽媽還沒開始吃飯,便跟客人說起話來了。

  後者緩緩地點點頭,『是啊,上次來的時候,妳都還沒交男朋友呢,現在女兒都這麼大了。』

  『這次回來,有什麼事嗎?』思筠的媽媽問道,

  『是這樣的,玲臻姐,有件事想拜託妳。』淑梅突然放下碗筷,恭恭敬敬地看著玲臻,『妳還記得,十五年前的冬天嗎?』

  『十五年前……不就是妳要離開這裡,和毅謙一起到外地生活的那個時候嗎?』玲臻一臉疑惑地看向淑梅,『這件事,當時可是傳遍了整個小鎮,根本沒有人不知道。』

  淑梅深吸了一口氣,吞吞吐吐地開口:『那麼,妳還記得,我那個時候已經懷孕了的事嗎?』

  餐桌旁的三個女孩面面相覷。難道她們正在聽的是一件不得了的事?

  玲臻點點頭,『當然記得。而且我還記得那時妳的父母本來很生氣,但是妳跟毅謙好說歹說,他們才同意讓你們在一起。本來他們還打算帶妳去墮胎呢。』

  『沒錯,他們本來是同意了。』淑梅同意,接著又嘆了口氣,『可是毅謙那裡卻出了問題。』

  玲臻正準備將一塊肉送進嘴哩,一聽這話,卻差點連筷子都掉了。『毅謙?他怎麼了?』

  『他以前的女朋友來找他。』淑梅說,『毅謙本來打算不理她,繼續籌備我們的婚事,但是她的前女友卻一直纏著他不放。最後,不知道是他的前女友跟他說了什麼,某天晚上,他們兩個忽然就消失了,也不知道去了哪裡。』  『那個人也太過分了吧!』雨荷本來只是靜靜地聽著,但是毅謙的行為卻讓她無法忍受。

  『雨荷,現在不是我們說話的時機啦。』思筠緊張地提醒朋友,

  『不,沒關係,既然我剛剛沒有刻意迴避妳們,就表示我希望妳們也知道這件事。』淑梅友善地朝三個女孩笑了笑,接著又回到剛剛的話題:『隔天早上,當我爸媽發現他們不見時,兩個人都氣炸了。毅謙的父母沒有多說什麼,只是搬離了這個小鎮。但是我爸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。他們要我去墮胎,因為他們不希望再跟毅謙扯上任何關係,更不希望看到我的孩子。但是我怎麼忍心,傷害我腹中的小生命?』

  淑梅又深吸了一口氣,『所以,我告訴我爸媽,請他們先離開這裡,等我墮胎後,自然會去找他們。但實際上,我是在這裡生下孩子,再把孩子交給春風孤兒院扶養。』

  玲臻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淑梅,『妳是說,孤兒院的那些孩子中,有一個是妳的小孩?』

  『是的。』淑梅簡短地回答。『前幾天,我終於向我的父母坦白。他們一開始很生氣,氣我竟然對他們隱瞞這種事。但是他們認為我應該要對這個孩子負責,也是他們叫我回來把孩子帶回去的。』

  『不過,十四、五歲的孩子也不算少,妳怎麼能肯定哪一個是妳的孩子?』

  淑梅沉默了一會兒,『老實說,我也不知道。』她看向那三個女孩,『但是我希望妳們能告訴我,那些孩子是不是都過的很好。對我來說,這樣就夠了。』

  夜琴稍稍想了一下,接著開口:『就我所知,他們每個人都不錯,而且生活也過的挺好的。』

  『嗯。』雨荷同意,但口氣馬上轉為不屑,『只有赫凡陽,那個討厭鬼,今天撞到思筠連一聲對不起都沒說。』

  『雨荷,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他的啦。』思筠的口氣中有些無奈。

  『淑梅,妳可以去找火旺問清楚,說不定他會知道妳的孩子是誰。』玲臻出聲提醒這位老友。同樣身為母親,她知道淑梅當初一定是下了很大的決心,才會把孩子留在這個小鎮。

  『對啊,淑梅阿姨,火旺叔經營那家孤兒院那麼久,他一定知道的。』思筠也跟著鼓勵她,

  『可是……』淑梅看起來仍有些猶豫不決,

  『唉唷,說這麼多做什麼?現在馬上就殺去孤兒院吧!』雨荷看起來倒是很有鬥志,

  『雨荷,妳也選一下妳的措辭好不好。』夜琴無奈地說道。

  『淑梅,走吧。』玲臻輕輕拉起淑梅的手。過了半晌,她才開口道:『好吧……就去吧!』

  『嗯!走吧!出發了!』雨荷的口氣聽起來似乎不是要去找人,而是要上戰場。

  五個人浩浩蕩蕩地從思筠家裡出發,走向整個小鎮最南邊的春風孤兒院。

  天上的星星,似乎更明亮了一點。

 

  火旺正在孤兒院門口前來回踱步,四處張望。過了不久,終於看到凡陽的身影。

  『凡陽,你到哪裡去了?怎麼這麼晚才回來?難道你今天沒有遇到雪芝嗎?我還特別拜託她看到你要跟你說一聲,叫你早點回來呢。』火旺焦急地走上前,掩飾不住心中的擔心。

  『沒啊,就到翠秋山隨便晃晃而已。』凡陽敷衍地搪塞過去,心想還好那隻小母貓自己跑走了,要不然他還不知道該怎麼跟院長解釋。

  『算了……沒事就好……』火旺喃喃地說道,『對了,凡陽,有人來找你。』

  『有人找我?誰啊?』凡陽疑惑地走進孤兒院,迎面而來的卻是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孔,『夏雨荷,妳煩不煩啊?好好好,我這就去跟狄思筠道歉行了吧?』

  『我才沒那麼無聊。』雨荷哼了一聲,『不是我啦,是--』

  『難道是狄思筠?還是凝夜琴?拜託妳們行行好,不要老是為了這種小事來煩我好不好?』

  『你就不能聽人家把話說完嗎?』雨荷瞪了凡陽一眼,『是你媽啦!』

  凡陽起先還不願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是他馬上注意到,雨荷身後有一個他從沒見過的女人。

  他先是愣在原地,隨即沉下臉來,『夏雨荷,這個玩笑很難笑。』

  『誰在跟你開玩笑啊?』雨荷又瞪著眼前的男孩,『她真的是你媽!我們剛剛還找火旺叔確認過了!』

  凡陽呆呆地看著眼前的女人。那真的是他媽媽?還是這只是雨荷惡劣的玩笑?他想選擇後者,但是他知道雨荷不是那樣的人,而且他一看到她,便有種莫名熟悉的感覺。他一眼就看的出來,那個女人的眼中有著深切的母愛。

  『凡陽……這些年來……你過的好嗎?』淑梅顫抖地開口,她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真能見到親生兒子,『和我一起……回去……好嗎……?』

  凡陽看起來就要點頭答應了,但又忽然把別過頭去,『妳現在才來這裡做什麼?如果妳現在會後悔,為什麼當初要丟下我?難道只要妳高興,就可以隨便丟下我,現在又突然要帶我走嗎?』

  淑梅因這突如其來的指控而愣住了。一旁的夜琴小心翼翼地開口:『赫凡陽,你不是常常說,希望和親生父母在一起,而不是待在孤兒院嗎?』

  『我……』凡陽突然說不出話來。一直以來,他總是不停地抱怨著。對他而言,這些人對他的憐憫太過虛偽。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離開他們,去跟自己真正的父母住在一起。他忽然發覺,原來自己是多麼在乎小鎮裡的每個人,只是他總是無視這些真心關心他的人。

  『淑梅,這幾天妳就先住我家。我們讓凡陽自己決定,好嗎?』玲臻溫和地說道,

  淑梅有些不甘願地點點頭,接著便和玲臻、思筠、夜琴及雨荷一起離開孤兒院。

  『凡陽,』凡陽正要回房,火旺卻叫住他,『你打算繼續留在孤兒院,還是回去跟媽媽住?』

  凡陽沒有回答,只是繼續走向自己的房間。

 

  『那個女人……真的是我媽媽嗎?』凡陽躺在床上,望著窗外的星空。

  他不知道該如何抉擇。他本來以為自己會很高興有了一個媽媽,但沉重的心情說明了並非如此。

  孤兒院裡的每張面孔一一閃過他眼前,院長火旺、霸道但講義氣的冬海、聰明的佑雙、溫柔的靖兒、開朗活潑的千蕊……他終於知道,這些人對他而言是多麼重要。

  『到底要怎麼做才好呢?』凡陽對著星空拋出自己的疑問。此時,其中一顆星星忽然閃了一下。

  『跟著你的心走。』一個聲音在凡陽耳邊響起。他本來還以為自己聽錯了,但是那顆星星還在閃著。他知道自己猜的沒錯。

  『我怎麼知道我心裡想的是什麼?』凡陽瞪著那顆星星,另一方面,他又覺得自己有點瀕臨瘋狂。

  『難道還會有人比你更了解你自己嗎?』星星又閃了一下,『對你來說,孤兒院的大家和你媽媽都是你的家人,不是嗎?但是要跟誰在一起,那還是得看你自己的意願啊!』

  凡陽轉過身去,『我不知道!』他在心裡吶喊著,但是孤兒院的點點滴滴又湧上心頭。回憶的碎片就像股暖流,緩緩流過他的心扉。

  『你知道怎麼做對你來說是最好的。』即使看不見,他仍然聽的到星星的聲音。

  凡陽沒有出聲回應,但是他已經下了決心。他知道自己要選擇哪一邊。

  『看吧!我說過你知道的。』星星像是要鼓勵凡陽似的說道,

  『我要睡覺了。』凡陽咕噥道,不去想自己沒有吃晚餐,肚子非常餓的這件事。

  在睡神召喚他之前,他隱隱約約聽見星星在碎碎唸:『還好小榛沒有被這個笨蛋撿回去當寵物貓,不然棘容肯定會昏倒。』

  小榛?棘容?凡陽只覺得莫名其妙,又把頭埋在棉被裡。那是火旺親自為他縫製的棉被,裡頭的一針一線都訴說著某件事情--家人的關愛。

 

  第二天,火車站裡,那名高挑的女子再度現身。她依然兩手空空,身邊也沒有任何人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☆雨.とげよう❦ 的頭像
☆雨.とげよう❦

雙倍的純真

☆雨.とげよう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★炎 口 星兒☆
  • 哦哦~
    只是小臻怎麼會跑去那裡030
  • 小 " 榛 " ~ ( 現在是榛雪 030
    詳情見榛雪自傳 ... 如果我以後有寫的話 ( 踹

    ☆雨.とげよう❦ 於 2010/08/20 20:4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