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題:最難忘的日子, 2011 / 08 / 09 補)

 ( 羽牙抱歉我來不及準備妳的 ...

此篇文章靈感來自於這裡 ~

 ( 我在想啊這篇文的主角到底是岩爪還是赤兒 ... XD

 

  赤掌的見習生訓練已開始有段時間了。今天,在這個晴朗的午後,岩爪仍然訓練著她。

  『赤掌,我給妳一個功課。』岩爪說道,『去抓一隻鴿子和一隻田鼠,然後放在營地的獵物堆裡。』

  她看到自己的見習生一臉認真過頭的樣子,忍不住笑出來,『妳可以慢慢來,沒關係。我會在路線上標上我的氣味,這樣妳去狩獵就不會迷路了。』

  『這樣嗎?好!』赤掌這才稍微放鬆下來,但是依然精力充沛。

  赤掌走到營地入口,循著岩爪的氣味走到一處蕨葉叢前。她依稀聞到了獵物的氣味。

  『嗯……好像有一隻田鼠在這裡……』赤掌嗅嗅附近的空氣,心裡想著。

  『吱吱!吱吱!』果不其然,在不遠處,的確有隻田鼠正愜意的漫步在草叢中。

  然而,牠似乎也警覺到這個地方並不安全。

  赤掌擺動身軀,在田鼠離開的前一刻撲上去,蕨葉叢附近只剩下田鼠臨死前的叫聲。

  她一揮掌,獵物便一命嗚呼。

  『抓到了!太好了!』赤掌看起來高興的很,『接下來是鴿子!』

  赤掌把田鼠半埋起來,再度跟著導師的氣味走到一株離此地最近的大樹前。

  她聽到了喀拉喀拉的聲響。她知道那是松鼠,但她現在的目標是鴿子。

  赤掌小心翼翼地四處張望,正好看到一隻鴿子振翅飛下。

  她緩緩前進,並伸出爪子。原本可以順利地抓到鴿子的,但……

  『啊!』赤掌發現鴿子已察覺到她的存在,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撲上。一陣羽毛紛飛,但她還是逮到了那隻鴿子。『差一點……呼,好了!』

  赤掌叼起掌中的鴿子,又走到剛才的蕨葉叢前叼起田鼠,接著她走回營地,把兩隻獵物放在獵物堆裡。

  『岩爪,我的任務完成了!』赤兒甩動尾巴,『還可以嗎?』

  『厲害。』岩爪讚許著。看的出來,她對她的見習生的表現很滿意。

 

  又是一個晴朗的午後,岩爪帶著赤掌做訓練。她們還沒決定好要做什麼訓練,但此時,她們都聞到了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氣味。

  『這是……』岩爪一遍又一遍地嗅著那氣味,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
  『是獾!』

  聽到這兩個字,赤掌不禁打了個冷顫。但馬上就勇敢起來。

  『岩爪,請讓我去對抗牠!』她突然開口,

  『妳?』岩爪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赤掌,但也看到赤掌眼中的堅決。

  她本想自己留下來,但一想到自己幼時的經歷,便無法果決地下決定。

  『……好吧。』岩爪最後終於妥協,並指導赤掌作戰的方法:『妳先面對那隻獾,然後高高地跳起,在牠後方降落,回身用爪子耙牠的腹側,但記得要快。』一口氣說完後,她直直地望進赤掌的眼睛裡,『我相信妳做得到。』

  岩爪跑回營地去找族貓來支援,留下赤掌獨自面對獾。

  那隻獾咧著嘴,緩緩朝赤掌靠近。而她鼓起勇氣,快速地衝到獾的前方,虛揮一爪,趁牠還搞不清楚狀況時高高跳起。

  獾發覺被耍了,憤怒地轉頭。

  赤掌落下時腳絆了一下,『天啊!』她倒吸一口氣,立刻察覺到自己身陷危機。

  獾揮爪,爪子劃過赤掌地尾巴。她忍著痛,努力忽視從尾巴汩汩流出的血。

  她想起岩爪的話,快速轉頭,用力用爪子耙獾的腹側。儘管獾閃躲掉了,但她仍快速揮動尾巴,擾亂獾的視線,並再次出擊。

  獾痛苦地大叫,顯然這一招是打中了。牠轉身逃走,臨走時還怨忿地瞪了赤掌一眼。

  而赤掌,則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,慢慢走回營地。

 

  『我回來了……』走到營地,赤掌已有些體力透支。方才在聽岩爪陳述事情經過的族貓,現在全都圍上來。而雨族族長、副手、巫醫及赤掌的導師則站在最前方。

  『岩爪,抱歉……我速度不夠快……不過後來有順利將牠趕走……』她深吸一口氣,繼續說道:『爪星、棘容……說不定獾還會再回來……雨族要做好準備……』

  赤掌似乎還要說什麼,但她搖搖欲墜的,似乎隨時都會倒下。

  『去拿金盞花!』星兒突然大叫,『把它們嚼成泥狀,敷在傷口上,再敷上一層蜘蛛網,並讓赤掌吃點罌粟籽。』

  所有貓兒不約而同地望著這隻小貓,棕爪更是一臉狐疑。『這的確是正確的治療方法。但星兒,妳怎麼會知道?』

  『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』她結結巴巴地回答,『是那些話自己從我的嘴巴裡跑出來的。』

  『現在不是說那個的時候!』棘容打斷兩位族貓的談話。

  於是幾隻貓便合力將赤掌抬到巫醫窩,而棕爪馬上開始治療她。

 

  『赤掌,妳還好吧?』岩爪擔心地問道,輕輕舔著赤掌,『我不應該先叫妳跟獾打的……只是我以前曾有過類似的陰影,所以希望能先教妳這些……』

  『我沒事啦。』赤掌讓棕爪在她的傷口上敷金盞花和蜘蛛網,並吃下一旁的罌粟籽,『只是,可以先做一些不需要費那麼多體力的訓練嗎?』

  『那當然。』岩爪不住地點頭,『等妳傷好了,我們再繼續訓練吧。』

  『這幾天先不要做太激烈的運動。』棕爪囑咐道,『以免傷口又裂開。』

  兩隻貓都點點頭。

 

  距離赤掌受傷有幾個日升日落的時間了,她已經又可以進行訓練了。

  『赤掌,我們今天要來做狩獵訓練。』岩爪說道,『這樣對妳的傷口來說應該比較好,我們可以抓抓老鼠什麼的。』

  『嗯。』赤掌點頭,接著又看向她的導師,『妳可以再示範一次給我看嗎?』

  『好。』岩爪廢話不多說,馬上蹲伏在樹叢裡。她前方的落葉堆裡有一隻老鼠,牠利用身上的顏色當保護色。

  岩爪緩慢並不出聲的走到老鼠的下風處,趁牠不注意時立刻撲上去咬住牠,並馬上了結牠的生命。

  她將口中的獵物放下,並向赤掌說道:『妳在抓獵物時,可以處在與體色相近的地方,像我附近就有很多雪;此外,要趁獵物不注意時咬住牠,千萬別鬆口,牠若溜走就抓不到了。』

  岩爪用尾巴指指右前方的石塊,『現在換妳了!那裡有隻灰色的。』

  『好。』赤掌一步一步地小心前進,躲在石塊後方,身上的黑色毛髮正好與石塊相襯。就在那一瞬間,她伸出爪子,撲上去解決那隻吱吱叫的老鼠,用力叼著並走向她的導師。

  『不錯,妳做的很好。』岩爪讚許地舔舔赤掌,而後者正把那隻溫熱的老鼠放下,『我們先把牠們埋在這,待會兒再回來拿。』

 

  『前方有鴿子。』

  其實不需要岩爪說,赤掌也看的見那隻在地上啄東西的鳥兒。

  『抓鴿子和抓老鼠的方法其實差不多,』岩爪解釋,『但是妳不能在牠的側面。因為牠的眼睛位置,牠會先看到妳;而且牠會一直動,妳最好藏在草叢裡。』

  岩爪停頓了一下,『要直接試試嗎?』

  『當然。』赤掌喵聲回答。她壓低身子前進,躲在最近的矮樹叢裡。

  然而那隻鴿子卻忽然轉頭,似乎察覺到有貓兒靠近。

  眼看鴿子就要飛走,赤掌迅速衝出並撲上去;然而鴿子卻在千鈞一髮之際振翅飛走。

  『抱歉,岩爪,我讓牠逃了……』赤掌歉疚地說,接著又補上一句:『我覺得,我躲在樹叢時有發出一點聲音。』

  『沒關係啦。』岩爪安慰道,『我忘了跟妳說,應該要注意聲音。』

  兩隻貓又繼續狩獵。那天,她們獵回了許多獵物。

 

  『請所有族貓到雨之岩集合!』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。那話語也是同樣的熟悉,但這次的主角卻不是過去數以千計的晉升典禮中的任何一隻貓。

  看到銀掌和豹掌--也許應該叫他們銀虎和豹足--都享受了那樣的榮耀,赤掌開始感到興奮和緊張。她知道,接下來就是她了。

  『赤掌,』爪星呼喊她的名字,而她走向前,『在經過幾個月的洗禮後,妳已在岩爪的指導下成長。現在,在星光部落的見證下,我在此宣布:從今以後,這名見習生將被稱為赤兒。妳將以戰士身份效忠雨族!』

  整個晉升典禮的過程都沒有出錯。一結束,赤兒便興奮地衝向她的導師,想說些什麼,但岩爪馬上搖搖頭,『赤兒,妳現在不能說話。妳必須要禁語守夜一夜,記得嗎?』

  赤兒點點頭,然後走向銀虎和豹足等她的地方。

  岩爪看著她的前見習生,心中有股說不出的驕傲。這天對銀虎、豹足和赤兒來說是個最特別的日子,對她而言,也是。

  而且是個永生難忘的日子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☆雨.とげよう❦ 的頭像
☆雨.とげよう❦

雙倍的純真

☆雨.とげよう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