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作者是狼祭 ~

 

  『嗷嗚--』一道尖銳的叫聲劃破這寧靜的夜,這群肉食動物此起彼落的狼嚎,使得附近許多生物都不寒而慄。

  此時,狼酋吼了一聲,於是眾狼從不同的方向圍攻這群束手無策的鹿群,而鹿王領著鹿群寶向崖壁。他並不是在做困獸之鬥,他知道狼群不可能到的了那裡的。

  『小鹿給灰毛、紅耳和橘尾;母鹿給黑爪、小牙和白砂;其他的跟我把小鹿和母鹿從鹿群中抓出來!』狼酋下達命令,於是這群狼開始行動。

  不一會兒,鹿群逃走了。只剩下孤單的小鹿和母路被狼群包圍著,準備迎接死亡。

  『上!』一聲令下,幾隻大公狼便撲了上去,撕咬著獵物的喉嚨。足足三天沒有食物吃,狼群不等牠們倒下便衝了過去。而狼酋滿足的肯著鹿心,一口咬下細嫩的鹿肉。

  『喵……』就在狼群大啖美食的時候,一絲絲微弱的聲音從旁邊的樹林中傳來--但這並不是他們常見的生物的聲音。

  『我去看看。』狼酋走向聲音的來源,灰毛和白蕊也跟著過去。他撥開草叢一看,差點忘了呼吸。

  『哇!我們今晚有小點心了。』灰毛忍不住吸吸口水,似乎隨時都會撲向那隻無助的小貓。

  『把你的嘴巴閉上,灰毛,不准吃他。』狼酋憐憫的看著那隻小貓,『而且……我打算收留他。』

  『灰犽,你瘋了嗎?』灰毛不敢置信的問道:『這傢伙是隻貓耶!』

  『灰毛,不要對狼酋這麼無禮!』白蕊生氣的指責灰毛,但當她的目光轉移到那隻小貓身上時,一雙眼睛突然睜的大大的,『噢……噢!灰犽,他長的好像我們的孩子。』她慈愛的舔舔地上的小貓。小貓就像被母貓舔舐一樣發出喵嗚聲。

  『沒錯……要不是那隻該死的熊!』灰犽激動的吼叫,只要一想到逝去的愛子,他的內心就無法平靜。

  『灰犽,別再想了。』白蕊靠著灰犽,她和她的伴侶有著一樣的傷痛,『我們就收留他吧!』

  『好啊!』灰犽高興的看著那隻小貓,『你以後就叫做狼犽囉!我馬上對族狼宣布這件事。』說完便走回營地了。灰毛滿口碎碎唸的跟在灰犽後面,而狼犽則被白蕊叼著離開那裡。

 

  『不可以!』一隻狼大吼著,『他的加入對我們沒有幫助,只是多了張吃飯的嘴--你想想,那隻小貓以後會自己捕捉獵物嗎?他有辦法吃我們的獵物嗎?還是說你要我們特別去幫那隻小貓抓他會吃的獵物回來?』

  這一連串的問題使灰犽無法反駁,而反對的聲音不曾間斷過。每隻狼都看到滿臉驚恐的狼犽留下口水,雖然他們剛剛才吃過。

  『……算了吧……就把他放回去吧……』白蕊把臉轉過去,不願讓其他狼看到她滿臉的淚珠。

  『不行!』灰犽氣急敗壞的大吼,『不管你們怎麼說,我就是要收養他!』

  看到狼酋這樣激烈的說著,狼群竊竊私語的討論。幾分鐘後,白砂站起來:『好,但我們給你四個月,不多不少。何況現在的天氣太嚴苛,誰也不能保證他會不會染上狼毒菌。』

  『四個月!那時他也才六個月大!白砂,不能再多了嗎?』灰犽痛苦的說道:『誰可以哺育他?而且到時候他能去什麼地方?』

  『噢,不行。除非……你想讓他參觀我們的肚子。』白砂打趣地說道,但灰犽一點都不覺得這好笑。

  『我可以哺育他,』靈耳唯一的孩子染上狼毒菌死了,『我有足夠的奶水。』

  『我以前在樹林裡聞過貓咪的氣味,』紅耳不甘不願的說道,他真想一口咬下那小傢伙的腦袋,『我想我們可以把他送到那裡。』

  狼酋的眼裡閃過一絲希望,『我該怎麼報答你們才好?』

  狼群們只是回到各自的崗位上,沒有答話。

 

  『嗚嗚……好痛……爸爸,我們要去哪裡?』

  灰犽低頭看著嘴上那遍體鱗傷的狼犽,心裡埋怨著:『我回去之後,一定要教訓那些混蛋!時間還沒到,竟敢動狼犽的歪腦筋!』他忿忿的想著,還沒找那隻殺害愛子的熊報仇,現在養子又被無情的族狼傷害,他實在無法承受這樣的傷痛。

  『爸……爸爸?』狼犽看著灰犽臉上恐怖的表情,不自覺地害怕了起來,

  『狼犽,不要怕,』灰犽安慰這隻小貓,『爸爸現在帶你去很安全的地方,你可以先睡一下。很快就到了喔!』

  狼犽聽著狼酋的話語,真的乖乖的睡著了。

 

  『呼……到這裡應該可以了吧?』灰犽看著地上密密麻麻的貓腳印,還有空氣中濃濃的貓的氣味,非常篤定這就是紅耳提過的地方,

  他把狼犽放在顯眼的位子,舔了舔他,『狼犽,爸爸陪你睡一會兒……』他知道狼犽早已沉沉睡去,於是便躺了下來,然而思緒卻回到了過去……

 

  距離狼犽的離開還有八天。灰犽整天為了這件事愁眉苦臉的,族狼們卻有不同的想法。

  『吼──吼──嗷嗚──!』威嚇的吼叫聲伴隨著憤怒的狼嚎從狼群中傳來。

  『不要再反抗了。把他交出來,』幾匹狼飢渴的看著瘦小的狼犽,『我們不會讓他感覺到任何痛苦的。』

  才怪。灰犽很清楚,這群肉食動物最想聽聽動物臨死前的哀嚎。有幾隻狼還貪婪的留下口水。

  『快住手!你們明明清楚的很!難道還要我再說一遍?好!』灰犽上氣不接下氣的吼道:『還有八天!』

  『誰管還有幾天啊!』血毛吼了回去,『我們快一星期沒東西吃了,你身為狼酋,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你的族狼餓死嗎?』

  灰犽頓時啞口無言。真的,他們都很久沒進食了,但他也不能看著狼犽就這樣死去。

  灰犽虛晃一槍。趁他們發愣的同時,轉身叼起狼犽,頭也不回的朝紅耳說的樹林裡衝。

  他豎起耳朵,卻沒聽到族狼的腳步聲,『奇怪,沒追來?難道他們的目的只是要我把狼犽送走……?』

  『爸爸!救我!』狼犽的尖叫聲把灰犽拉回現實。

 

  灰犽猛地跳起來。空氣中除了森林的氣味,還伴雜著濃烈的騷味。是狐狸!而且有一大群!

  『爸爸!』狼犽奮力的嘶喊著,就怕灰犽無法及時聽見而來救他。

  『狼犽!你在哪裡?』灰犽恨不得馬上飛奔到兒子的身邊,但當他循著聲音跑去時,看到的是一隻無助的小貓被三隻狐狸團團圍住的場面。雖然被咬的鮮血淋漓,但狼犽還是拼命的抵抗。

  『狼犽!』灰犽怒吼了一聲,速度比剛才更快了。他咬開其中兩隻狐狸的喉嚨,另一隻被他硬生生的扯下腦袋。接著急急忙忙的把狼犽罩在身下,深怕再有任何生物想對他的兒子不利。

  狐群頓時騷動起來。見到煮熟的鴨子飛了--而且還是一隻毫不相干的狼出手阻礙--幾隻大公狐憤怒的咆哮,似乎隨時都會把灰犽和狼犽撕成碎片。

  此時,一隻威風凜凜、有著火紅色皮毛的狐狸站了出來,所有的狐狸都安靜下來,用渴望捕殺獵物的眼神乞求的望著那隻狐狸。

  『想必你就是首領了吧!』灰犽不屑的哼了一聲,從他身為狼酋的經驗得知,那隻狐狸絕非泛泛之輩。

  『請你把我們的食物交出來。』首領靜靜的說,語氣不帶任何情緒。

  『你們別想動他一根寒毛!』灰犽氣憤的吼叫著,把全身顫抖的狼犽用腳推的更靠近自己。

  『為什麼?』狐狸首領饒富興趣的問道,

  『他是我兒子!』灰犽的口吻絲毫沒有轉好。

  『他不是一隻貓嗎?』首領故作驚訝的問,心裡暗暗的竊笑著,心想這隻狼是不是哪根經不對了。

  『養子!』

  『哈!自己生不出來,就隨便找個食物代替?』首領嘲弄道,生性凶惡的狼收一隻小貓為養子,真是個生物界的奇蹟。

  『沒事的話,我可要走了。』灰犽沒有耐性再和這群狐狸耗下去,他得趕快幫狼犽找個可以安定的地方。

  『誰說你可以走了?』這句話就像是道命令,首領身邊的狐狸把一狼一貓圍住,看樣子他們是走不了了。

 

  『嗷嗚--吼--』

  『什麼聲音?』正在進行狩獵的棘容,聽到了一陣陣不尋常的吼叫聲。她依稀可以從空氣中嗅聞到狐狸的惡臭味,還有一股她認不得的氣味。『還是過去看看好了!』

  她循著打鬥聲跑過去,卻嚇的倒抽一口氣--因為她不只看到了一大群狐狸,還有一匹她曾經聽其他戰士說過的生物--狼!

  『爲什麼我們的領地上會有狼呢?』她躲在草叢中,百思不解。

  『喵……喵……』微弱的貓叫聲從打鬥的中心傳來,棘容只感到更困惑。於是她稍微走了出來,往聲音的來源看去,卻看見全身是傷的狼犽,

  『有貓!他受傷了!』棘容心想:『得跟爪星報告!』她暗自下了決定,接著以最快的速度奔回雨族營地。

 

  『巫醫!』爪星喊著。棘容一跟她報備,她便馬上採取行動。

  『來了!』巖徑叼著大包小包的藥草往爪星走去,她的見習生冰掌也尾隨在後。

  『棘容,帶路!』爪星帶著刺藤爪、巖徑和冰掌,棘容走在前方,一群貓兒快步往那隻可憐的小貓奔去。

  幾分鐘後,幾隻貓趕到了打鬥現場。爪星沒想到會這麼嚴重--狐群死了大半,而那隻狼也好不到哪去。小貓的傷勢則是比棘容說的更嚴重,已經昏過去了。

  『噢!我們該怎麼幫他?』冰掌不忍地說道,

  『我也不知道……』爪星也束手無策,只有巖徑看起來較為鎮定。

  而靈敏的灰犽早就發現了這些貓。他叼起已經昏厥的狼犽,往距離貓兒們最近的草叢跑去。他將狼犽輕輕放在草地上,對爪星吼了一聲,接著回頭不讓狐狸接近他們。

  『快去救他!』爪星很驚訝灰犽知道他們的存在,暗暗佩服著狼族的靈敏和智慧。

  『他傷的很嚴重……』巖徑拿出了金盞菊、金雀花和蜘蛛網,冰掌也在一旁幫忙。『我們得快點把他帶回族裡!』她們發現這隻小貓的呼吸很不穩定。

  『刺藤爪!』爪星咬住狼犽的後頸,那位戰士馬上前來幫忙。一群貓兒把狼犽帶回了營地,只剩下灰犽獨自奮戰。

 

  『呼……』咬開最後一道阻礙,灰犽早已精疲力竭。全身大大小小的傷口,已經讓他成了一匹貨真價實的血狼。

  『只剩下你了!』灰犽暴怒的大吼,瞪著狐狸首領。

  『呵呵,真是辛苦你了。』狐狸首領,不,這位過去的首領,似乎不把週遭同伴的屍體當成一回事。

  『看我怎麼收拾你!』儘管灰犽還是不甘示弱,但是他撐的過去嗎?他不禁這樣問自己。

  『哼,你的口氣還真狂妄啊!你殺了我的子民,我是不會讓你逃走的。』

  『就算你要把我趕跑,我也絕對不會移動半步!』相對於狐狸首領的從容,灰犽只能忍著劇痛,全身顫抖不已。

  『怕了嗎?』首領出現在灰犽身後,語氣平淡。

  『金木水火土,元素之神,聽我命令,地縛!』灰犽喃喃唸道,把首領給困住。

  『哼,不過是小兒科!』首領輕輕鬆鬆脫困,張嘴就往灰犽咬去。

  『土牆!』

  『既然有這麼好用的能力,剛剛怎麼不用呢?可惜你累了,讓我助你長眠吧!』首領隨便一揮,就把土牆變成了一塊塊土石。

  『風刃!』灰犽硬撐著,在狐狸首領死去之前,他是不會倒下的。

  『你放棄吧!你是無法打倒我的……呃!』一柱冰錐穿過首領的身軀,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戰敗。

  『你太多話了。』灰犽冷冷的說道,

  『你……你……』首領慢慢感覺到力量的流失,語氣也異常軟弱。

  『我贏了……』灰犽轉身離開,緩緩的走著……

 

  灰犽拖著疲憊的身子,琅琅蹌蹌地走了幾步。

  『嗚--』一聲嗥叫從不遠處傳來,灰犽認得那聲音。

  『白蕊?』他驚訝的抬起頭,『妳不該來的……』

  糟了!

  背後吹起一陣風。疲累的身體經不起一再地閃躲,使他只能死死的站在原地。

  『呃!』頸子被硬生生地撕裂開來,殷紅的鮮血迸出。

  『在你死前給你一句忠告:不要放下倒下的敵人!』首領有些得意地說道,嘴角還掛著剛從灰犽頸上咬下的肉。

  『是啊……』灰犽無奈道。看著不斷流出的血,他幽幽地嘆了口氣。

  看來,該來的,還是逃不掉啊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☆雨.とげよう❦ 的頭像
☆雨.とげよう❦

雙倍的純真

☆雨.とげよう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琥錦
  • 話說~這篇我在他的部落格看過了耶0.0
    還不錯看~~
  • 嗯啊我知道他有放 ~ 不過我有修的我就貼 ~ XD

    ☆雨.とげよう❦ 於 2009/11/26 15:39 回覆

  • 狼狩
  • 您太抬舉我了.....
    本狼還有更好的作品
    原作者可以幫我改狼狩嗎?
  • OK ~ 改了 ~
    只是說不定會有人問我狼狩是誰 XD
    話說你什麼時候才有下一篇 ~ XD

    ☆雨.とげよう❦ 於 2009/11/28 17:2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