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爪星說要一人一段~

所以我乾脆直接更新~

我這邊貼的是我修改過的~

編的順序是這樣:棘容棘容棘容棘容爪星綠掌綠掌楓月 ( 以段落來分~

 

  那一天,雨族就跟往常一樣。只是多了一些些小小的插曲。

  『哈--』冰掌打了個特大號的呵欠。她特地拿琉璃苣來給母親棘容和另一位貓后豹徑,但育兒室裡,似乎少了一隻貓。

  『冰掌,妳還好吧?』棘容問道,冰掌為了找亂跑的妹妹--小魅牙--以及盡到巫醫的責任,已經累壞了。

  『我……我還撐的下去啦……哈--』冰掌又打了個呵欠,接著便倒在育兒室柔軟的青苔上。此時,冰掌的哥哥--薊足正好從營地的另一頭走來。

  『冰掌怎麼睡在這裡?巖徑在找她呢。』看樣子,薊足來這裡之前去了巫醫窩。

  『唉,畢竟她也累了。』棘容邊說邊把冰掌拉近自己身邊,讓她睡的舒適些。但在此刻,身為母親的擔憂卻在她臉上展開,『只不過……小魅牙到底去哪裡了……』

  『我想,小魅牙應該又跑出營地外「探險」了。』薊足耐心的說道。他的妹妹是雨族有史以來最活潑的小貓,但還不明白人事險惡。要是隨便亂跑可能會給狐狸或獾等動物碰上了。

  『我想也是……』棘容還是很擔心,『薊足,去把她找回來。順便跟巖徑說冰掌今晚就睡育兒室。』

  接到母親任性命令的薊足往不遠處張望,『可是爸叫我顧著鼩鼱毛。』他知道,弟弟如果沒有人看管一定又會逃避責任--守夜。

  『叫疾岩自己顧。』棘容的語氣有些不耐,似乎忘了她自己也經常命令孩子們做這做那,『總不能事情都是你們在做吧!』

  『是……』薊足有些無奈的答覆,並往父親和弟弟所在的戰士窩奔去。

 

  夜裡,因為升戰士時忘了守夜的鼩鼱毛,現在正在戰士窩口附近徘徊。似乎是閒的發荒。

  『嗯……從現在到守夜的這段時間我要做什麼呢……』鼩鼱毛喃喃自語著,

  『你還是待在這裡,以免等一下忘了要守夜。』鼩鼱毛的父親疾岩無奈的開口。他這個兒子雖然升上了戰士,但卻把時間花在逃避責任上

  『我才不會忘記呢!』鼩鼱毛不滿的反駁。此時,他看到了從育兒室跑過來的薊足。『哥,你剛剛去哪了?』

  『去看媽媽呀!』薊足一派輕鬆的回答,『對了,爸,媽說鼩鼱毛就給你顧了。』

  『哦。那你呢?』平時鼩鼱毛都是薊足顧著,今天棘容會叫疾岩顧,一定是要薊足去做什麼事。

  『媽要我去跟巖徑說冰掌今晚就睡育兒室,還要我去把小魅牙找回來。』薊足在說出任務的同時,也不免為自己嘆了口氣。

  『小魅牙又跑去哪裡玩了啊。』鼩鼱毛無奈的說道,似乎很順便的就忘了他自己也很需要人看管。

  『時間也不早了,薊足,你要快去快回。』疾岩知道棘容的『命令』一向是沒有反駁的餘地。

  『那也得先找到小魅牙啊!』薊足邊說邊往巫醫窩跑去,『我走囉!』

 

  『巖徑,妳在嗎?』從戰士窩跑過來的薊足,一開口馬上是這句話--顯然,為了趕快去找小魅牙,他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。

  『我在。』巖徑焦急的左右張望:『薊足,你有看到冰掌嗎?她剛才說要拿琉璃苣給棘容和豹徑,但過了這麼久,卻都還沒回來。』

  『她剛剛去育兒室,然後就累的睡著了。』薊足耐心的向這隻擔心自己見習生的母貓解釋,『媽要我過來跟妳說,她今天就睡育兒室了。』

  『哦,原來如此。』巖徑頓時放下心中的大石頭。此時,薊足準備去營地外找小魅牙,巖徑卻出聲拉住他:『等等,薊足,你現在要去哪裡?』

  『媽叫我去找小魅牙,她實在是太會亂跑了。』薊足腦中浮現了擔心女兒的棘容,『我要走了,再見。』

  『再見。』巖徑對跑向營地邊緣的薊足說道,然後就回窩裡睡覺去了。

  只是誰都沒想到,薊足整夜都在找小魅牙,但還是沒找到。

 

  溫煦的光芒照耀著雨族的每隻貓兒,月亮已升到最高點。鼩鼱毛知道他該守夜了。

  『好了,鼩鼱毛,你該去守夜了。』儘管知道這是自己的責任,但鼩鼱毛還是想抗議。此時疾岩出聲制止他:『等等,守夜時不能說話。』

  聽到父親的話語,鼩鼱毛只能帶著滿肚子怨氣到營地邊緣守夜。

  『辛苦囉!疾岩。有個這樣的兒子。』就在疾岩回到戰士窩,準備躺下來睡覺時,一名戰士打趣的對他說道,

  『嗯……是呀……』疾岩含糊不清的答道,然後就沉沉睡去。

 

  此時,小魅牙正躲在雨池的第二顆樹旁邊--也就是雨族的訓練地點--觀看著族長爪星和她的見習生斑掌在樹上進行打鬥訓練、以及楓月和沙掌的狩獵訓練。

  這是雨族貓的習慣--或者說是爪星的習慣--在夜晚中獵捕大田鼠。然而沙掌和斑掌已經累壞了、也睏了。他們今天的收穫很多--有兩隻野山雞、一隻兔子和三隻田鼠。

  『好羨慕喔!我還要一個月才能當見習生……』在小魅牙眼裡,在夜晚狩獵和樹上打鬥實在是酷到不行!她滿心希望自己也能像見習生們接受訓練,還有像兩位哥哥一樣當上戰士。

  這隻調皮的小母貓還不知道,薊足已經找她找了一夜了,而她滿腦子只有自己當上見習生、戰士的幻想模樣。

  『小魅牙!』爪星從剛剛就覺得空氣裡有一絲絲熟悉卻不該出現的氣味。她循著這股氣味走向來源地,果然看到了這隻小貓,『都快要黎明了,妳怎麼會在這裡?妳這小傢伙,棘容一定擔心死了。』爪星一口叼起小魅牙,慢慢的走回雨族育兒室。

 

  經過上次那個事件的一個月後,營地裡有些小小的變化。

  『小棘岩!小岩!』貓后豹徑叫著兩個年紀最大的孩子,看來精神不錯。

  『媽,有事嗎?』小棘岩和小岩異口同聲的問道,

  『你們都已經六個月大了,去跟爪星說這件事,請她幫你們升見習生。』豹徑吩咐兩個孩子。她因為還要照顧小夜、小雲和小綠,所以無法親自陪同前往。

  『可是我會怕。』小棘岩害羞的說,

  『怕什麼?去說啊!這是你們兩個值得驕傲的事。』豹徑推了推兩個孩子,於是小棘岩跟小岩慢慢的走向族長窩。

 

  此時在族長窩裡,爪星正在想暗影部落的見習生--殘掌的事。這隻貓兒太過驕傲自大,任意辱罵他人,還惹到兩族族長。可能因為這件事,大集會會提前開,她知道黑豹星一定會一族一族通知,她應該要先把隊伍整好

  『爪星!』小棘岩和小岩衝進族長窩,低著頭緊張地說:『媽說我們可以當見習生了,是真的嗎?』

  『呃、嗯,沒錯,你們都可以了。』爪星一時糊塗,竟然忘了這兩隻小貓已經六個月大了。『對了,其他的小貓呢?』

  『小綠還要兩天,小魅牙還要一天,小夜和小雲還差一個多月。』小岩逐一道出。

  『哦,我知道了。』爪星說。

  『爪星!』即將要退休的副手--柳毛也像那兩隻小貓一樣衝進族長窩,不同的是她非常慌張,『疾風部落的族長黑豹星來訪,還帶了冬雪跟亮池。』

  『黑豹星、冬雪和……那位新戰士亮池嗎?』爪星問道,

  『沒錯。要讓她們進來嗎?』柳毛緊張的問,

  『當然。』爪星回答,隨後又補上一句:『不如讓小棘岩和小岩帶她們進來吧!』

  『姐,我好緊張喔。』小棘岩小聲的對小岩說道,

  『笨蛋,黑豹星又不會把你吃掉,你是在緊張什麼?』小岩回答,接著便自信滿滿的走向那三位訪客了。

 

  小棘岩和小岩忐忑不安地向那三位訪客走去--雖然小岩方才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,但當真的要行動時,她反而開始怕了--黑豹星、冬雪和亮池看到是兩位小貓來迎接她們,雖然備感驚訝,卻也沒說什麼。

  『你們就是豹徑和疤面的孩子--小岩和小棘岩對不對?請帶我去找你們的族長,我有事要找爪星談談。』雖說對象是小貓,但黑豹星還是對異族貓保持禮貌,畢竟她現在是以訪客的身分來到雨族。

  『沒、沒問題。』兩隻小貓看到他族族長對自己那麼禮貌,差點嚇到說不出話來,『請往這邊走。』

  『黑豹星,請問有什麼事需要妳大老遠從疾風部落來到這裡呢?』當黑豹星等人走進族長窩後,爪星開口詢問,

  『我想跟妳討論有關大集會的事情。』黑豹星回答。

  『大集會?不是還有七天嗎?』爪星繼續問,

 『昨天我們的狩獵對去大集會附近的地點狩獵,』黑豹星解釋,『結果有位戰士發現:通往大集會的通路被堵塞了。我們猜想可能是因為,前幾天的豪雨讓土石崩落,才會有這樣的情形。』

  『這下糟了,』爪星喃喃說道,『雨族通往大集會的道路跟疾風是同一條。』她望向黑豹星,『黑豹星,妳打算怎麼辦?』

  『幸好,』黑豹星說:『堵塞的石頭都是小顆的。但數量很多,光靠疾風部落的貓根本趕不上大集會的時間。爪星,可否請妳動員雨族的貓兒來協助我們開通道路?』

  『當然沒問題,』爪星爽快的答應,『但是我們需要留下幾個戰士來保護貓后、長老與小貓。黑豹星,妳可以讓我稍微考慮要選哪些戰士去嗎?』

  『當然。』黑豹星也像爪星那樣一口答應,『那麼,我們明天太陽升起時在那裡會合。』

  『好的。』爪星向黑豹星點頭致意,接著轉向兩隻小貓,『小岩、小棘岩,送黑豹星她們出去。』

  『沒問題!爪星。』小棘岩和小岩說道:『黑豹星、冬雪還有亮池請往這邊走。』

  小棘岩和小岩把三位客人送出去之後,爪星獨自在族長窩裡思考了一會兒。但她怎麼想也想不出來,於是在心中挑好了能夠決定這件事的人選。接著她走出族長窩並跳上雨之岩,『所有戰士們請來這裡集合!』

  當戰士們都坐定後,爪星便宣布:『各位族貓們,黑豹星剛才來找我,她告訴我:通往大集會的道路已經堵塞了。黑豹星請我們明天太陽升起時去那裡跟他們會合,以開通道路。』她轉向其中的幾隻貓,『楓月、柳毛還有棘容,妳們負責確保營地剩下的戰士足夠保護長老、貓后和小貓。』

  『沒問題!』被點選的三隻貓兒回答。

  『每隻貓兒都要補充體力,睡眠充足,』爪星最後宣布:『以完成明天的大工程。』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☆雨.とげよう❦ 的頭像
☆雨.とげよう❦

雙倍的純真

☆雨.とげよう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